阮立平:十八年专一梦发布时间:2013-04-01 21:26:26

乔布斯说:“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!”阮立平说自己或许没有这样的豪情壮志,但他总想着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,他希望至少能改变行业,不断创新。


记者|钱亦蕉


夕阳西下,晚霞给滩涂铺上一层金色的光芒,劳作了一天的渔民收网回家,一个小小的身影在海边迎风摇曳……
他偷偷跟着大人们来到海边,去堤坝旁捡拾“漏网之鱼”,这是他第一次出来,摸到了一手的泥巴和小小的几只虾米。到了家里,奶奶用个小酒杯把他捡来的小虾米蒸了,这可是小家伙最初的劳动果实,虽然少,可心里透着快乐和自豪。
谁也没有想到,这个海边农村长大的小男孩,有朝一日会成为一家销售额超过20亿的集团公司的领导者,他,真正钓到了大鱼。
小男孩的名字叫阮立平,现任公牛集团公司的董事长、总经理。


血液里的不安分因子

虽然年近半百,阮立平给人的感觉仍朝气蓬勃、爽朗不羁,他承认小时候的海边生活给他印象太深,以至于直到现在也经常会在梦里出现。
出生在浙江慈溪古窑,离海边只有两三里路,小时候最高兴的就是踩过滩涂去海里摸鱼摸虾摸螃蟹,玩得最多的就是泥巴——就好像农家孩子斗狗尾巴草,他们则摔泥巴斗大小,大自然就是最好的玩具。文首那一幕出现在他六七岁的时候,至今记忆犹新,而跟着亲戚摸索也将是他很长一段人生道路的写照。
父亲16岁的时候迁移到这里当会计,而16岁的阮立平在县城上高中,受到电影《火红的年代》的影响,他的理想是当一名工程师。高考的时候,所有的志愿都是机械工程类,最后他进入了遥远的武汉水利电力大学。从此,“对技术的执著”成了他不可放弃的追求。
大学毕业后,阮立平进入水电部杭州机械研究所工作,10年的技术研究生涯养成了他工作认真仔细的风格。虽然进入了大城市的研究所是家乡很多人羡慕的,但对阮立平来说这只是梦开始的地方,那颗不安于现状的心,时时刻刻提醒着他做些“犯规”的事儿。
或许是浙江人从商的天性使然,阮立平一边在研究所工作,一边偷偷做着小生意。他说自己喜欢做生意,曾经看了大量经济方面的书,还想过考经济学的研究生。然而,改革开放初出版的经济类读物让他颇为失望——办企业不讲利润,于是直接从理论倒向了实践。“我卖过猪肝、卖过桃树,慈溪最早的草莓也是我引进的,当时这里的人还不认识草莓。”他的太太是温州人,也很支持他,“至少家里人从来没有笑话过我,比如说你一个大学毕业的工程师去卖猪肝,没有人这样说,没有人阻碍我。”
但是这些小打小闹不能让阮立平满足,而且研究所的工作还是牵扯了他大部分的精力。90年代初,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,下海经商成为很多人实现走向富裕梦想的途径,而阮立平也凭借一个契机开始了他的公牛王国的建立。


走不一样的路

最初只是做小生意的延续。
上世纪80年代末,慈溪涌现了几百家插座家庭作坊,形成全国有名的插座生产基地。阮立平家乡的很多亲戚朋友都跨入了这一行,他们没有钱投资生产,就拿着别家作坊生产的插座样品到全国各地去推销。当时慈溪交通不便,要到其他地方,杭州是必经之地,所以阮立平的职工宿舍成了接待弟弟等亲友的“中转站”,他自己也帮忙推销。
他拿过这些插座接线板看看,这一看却看出了问题,这些产品质量实在太差,有的拿来还没卖呢已经坏掉了,“30个产品10个是坏的”,所以作为技术人才的阮立平又多了一项工作——修理插座。家里二楼的房间成了仓库兼维修站,每次从人家那里拿来货,先检查一遍,把坏的修好了再卖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对插座的构造原理都非常熟悉了,积累了不少经验,就萌生了自己做的念头。三年后,他回到慈溪家乡,开始自主创业。最初也是家庭作坊式的,爸爸妈妈弟弟外加几个亲戚朋友,而这个最初成立的公司,至今还在古窑家乡,有的老员工不愿离开那里。
农村没有工程师和设计师,模具师傅画个草图就生产了,质量差、外观差、价格低,是当时慈溪作坊式插座生产的特点,阮立平从创业之初,就准备反其道而行之。质量、安全,一直是他坚持的,最初因为没有钱,他和弟弟合伙批发别人的零配件来做,对零配件质量有一个把关,但还是不行,后来慢慢转换成完全自己生产销售。等到阮立平亲自设计出第一款产品并投入生产,“公牛”的品牌从此诞生了,“那时喜欢打篮球,1995年那会儿芝加哥公牛队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,所以公牛的名字就这么来的。”谁说阮立平没有好胜心?只争第一的豪情就在公牛的名称中。
说起创业初期的困难,让阮立平印象深刻的还是“没钱”,制造业是需要预先投入的,但是他最初从农村信用社贷到的款只有区区2万元,而当时塑料原料的价格是18一吨,捉襟见肘。所以为了资金快速周转回笼,他们不管批发零售都卖,只要是现金。然而即使再困难,他也没有放弃过对高质量的追求,从来没有想过降低素质去打低价战——“喜欢低价的人不是我们产品的对象,只有他意识转变了,才会成为我们的客户”。
对于“用不坏”的公牛理念,周围一些同行很有些不以为然,质量这么好,都用不坏,那你的产品卖给谁去?但阮立平坚持走高质量、高价格的差异化路线,实际效果也证明他的方向是正确的。公牛产品甫一问世,就广受欢迎,消费者早已受够了“伪劣产品”的苦,现在公牛插座虽然价格贵了一倍多,但式样好看,使用安全,质量有保证,大家使用了以后愿意回头再买,公牛在消费者中建立了口碑。
因为差异化竞争,让公牛在国内市场的推广走得颇为顺利,从推向商场,到渠道批发,公牛以质量和诚信赢得尊敬。阮立平最初的创业梦想已经实现,但是他并没有裹足不前,他想着扩大规模生产,想着做行业的领导者,想着还是要与别人“不一样”。
为了有效提高销售额,公牛与众不同地引进了快速消费品的销售模式,从粗放式转变为精耕细作式,每个五金店都设销售点,用汽车来配送。“牛奶怎么卖,可口可乐怎么卖,我们就怎么卖。”几千辆汽车在那里跑,慢慢积累信息,销售网点铺展到40万个。连阮立平自己都惊讶——销售量这么大,这插座都去哪儿了?

小创意和大管理

插座行业入行门槛低,撇开粗制滥造不说,这个行业大多企业都是家庭作坊式,以最简单的加工制造为主。但是公牛却特立独行地开创了研发部门,即使仍带着中国民营企业的家族色彩,却率先引进了先进的现代企业管理方式。
说起研发,虽然公牛拥有不少专利,但最让阮立平念念不忘的还是他的第一个发明——按钮开关。“我们的第一批产品是没有开关的,因为市场上买不到可靠的开关,为了质量考虑索性不用开关。”后来阮立平自己设计了开关投入生产,公牛的插座才有了开关装置。而直到现在,国内市场上百分之九十的插座上用的开关还是他最早设计的按钮型,简单实用又可靠,却影响了整个行业,提高了整个行业的品质,这是阮立平的骄傲。
2000
年前后,公牛开始关注国外市场,最先想进军美国市场,没想到却碰了个跟斗——连续亏损了几年。“我们出口国外并不是为了卖产品,因为出口基本上都是OEM,销售的是别人的品牌,只是赚钱而已。我们的出口定位是跟欧美最好的公司合作,在合作中学习它们的技术和管理”。因此,公牛的出口量不大,却都是与知名品牌合作,比如飞利浦、罗格朗、贝尔金等等。
通过与这些一流公司的合作,阮立平学到了不少,第三方对质量的监控,外部力量的推动,让公牛不得不做强自己。“出口推动我们的进步非常明显,第一次老外来工厂参观,发现我们没有实验设备。我花60万买了一套实验设备,结果发现会做实验的人没有。”买设备、招聘技术人员、开发产品、去国外参展、做认证……一整套下来,投入巨大,前期亏损自然难免,经过一段时间,积累了信誉和客户后,出口之路才一帆风顺起来。
实验室和研发中心都是在与老外的合作中逐步完善起来的,如今60多人的研发设计团队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。公牛还从外企学到了现代企业管理制度。一是组织架构体系,公牛集团现有4个公司,6个中心,包括研发中心、运营中心、财务中心、人力资源中心、采购中心和品牌中心,从劳动用工到反恐安全、从生产到环境都一一正规化。二是质量管理体系。2003年,公牛从国外买入最先进的实验设备,斥资1000 万元建成国际最具权威性的安全实验与鉴定机构——美国UL国际专业组织认证的高标准实验室,可以做防雷测试、升温测试等等。这在国内同行中都是绝无仅有的。从方案设计到售后服务,公牛集团拥有190人的品质管理团队,经过超百道的严苛检测程序。
阮立平用“先天不足”来形容自己的企业——带着家庭作坊的基因,如今公牛用制度来保障整个公司的日常运行,使得企业的家族色彩弱化了很多。阮立平是个率性的人,讨厌一本正经的领导作风,不摆架子,但同时他也是整个企业的灵魂和权威,受到员工的尊敬和喜爱。“管理没有最好,只有最合适”,或许,他已经摸索出一套最合适公牛的管理方式,规范但不僵化,推动着公牛快速成长。
2008-2012
年,公牛品牌在整个行业的市场占有率翻了近2倍,由7%升至26%,全年收入以平均59.11%的增长率递增。

专注让梦想更接近

从身无分文,为着第一笔投资奔走的有为青年,到销售额20亿的集团总裁,性格执著的阮立平在插座行业坚持了18年。
专业专注,是公牛的企业文化——专注于自己最擅长的行业领域、最有竞争力的营销模式、最具核心能力的价值链,从而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优势。其实,也不是没有走过弯路。曾经有一段时间,公牛进军节能灯市场,最初的一闪念只是五金店卖插座同时也卖节能灯嘛,渠道很匹配,没想到真的做起来,却亏了不少。“这其实是决策失误,节能灯行业水太深,产品合格的话利润空间很小”,对于坚持高质量的公牛来说非常困难,很可能面临长期亏损,阮立平悬崖勒马,及时收手。“做不成行业的领先者,还不如不做。”现在想起来,他还觉得庆幸,后来LED灯逐渐取代节能灯使得行业转移,如果坚持做下去估计血本无归。
18
年做一个行业,阮立平有自己的想法,“民营公司基础比较差,在发展过程中,一直是短缺经济,不断投入再生产,没有富裕过。所以你只能做好一件事,没有资金和精力去关心其他行业了。机会和诱惑也有,比如慈溪是家电制造基地,经常有人让我们做这做那。但是我觉得我们的力量只够做好一件事,实际上从结果来看,我们的选择是对的,我们只做一件事,在这件事上肯定比做两件事的要强。” 他说自己原先没有梦想过做行业老大,但是如今公牛已毫无疑问成为了行业的领导者,并参与制定、起草插座行业新国标文件。
乔布斯说:“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!”阮立平说自己或许没有这样的豪情壮志,但他总想着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,他希望至少能改变行业,不断创新。
当然,真正的技术创新,很难。建立中国自己的民族品牌,“我们还是小学生”,阮立平说,在国际成熟品牌的竞争下,现在国内自主品牌越来越难,他呼吁国家必须用政策保护民族产业。这是民营企业家的个人梦想,也是我们国家富强、民族复兴的中国梦。

链接:

还记得自己20岁上下、青春年少时的个人梦想吗?后来实现了吗?当初的梦想和现阶段的梦想有何不同?
答:当工程师。梦想当然实现了,我后来是高级工程师。当年的梦想其实是为我后来的梦想打下了很好的基础。一个是技术方面,一个是职业素养方面。
您的梦想有没有被人嘲笑,或是遭遇过重大的打击?
答:没有。也有可能是我没有听见吧。(笑)
有人说现代社会对“成功”的定义就是“合法赚到很多钱”。当梦想和发财成为近义词,您怎么看?
答:赚钱不能等同于梦想,还是有差异的。但是当钱赚到一定程度,他一定不会再以赚钱为目的了。这时候或许会更注重过程。
身处浮躁的时代,在您看来“专注力”的价值体现在哪里?
答:它的价值体现在某些领域里你可以比别人做得更好。
专注精神对您实现自己的梦想有过怎样的帮助?
答:肯定有帮助。我确实挺专注的,其他事情常常记不住,但有关插座的事情我都记得特别清楚。
请用几个词汇来描述您所理解的“中国梦”。
答:大家都生活得好一点,共同富裕。